4小說網 > 酒飲天狼劍 > 第五十七章 左手和右手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五十七章 左手和右手

小說:酒飲天狼劍作者:月亮閣字數:4010更新時間 : 2019-10-09 12:51:06
    陳豐看著眼前這個龐然大物,感受到的危險感比和剛才一群蝎子打還要大。

    “怎么辦?這個大家伙是什么實力?給我透個底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有些發怵,暗暗問著火印。

    松鼠謹慎的聲音從他的腦海中傳來。

    “感覺你可以跑路。”火印竟然沒有直接告訴他這個“鬼蝎王”的實力怎么樣,而是直接給出了這樣一個結論,陳豐有些發蒙。

    這個自稱“火靈尊”的家伙一向狂妄自大,叫自己跑路好像還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陳豐心里苦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不想跑路的問題,是我跑不跑得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給我估計一下,我和他打有多少勝算。”

    他看著眼前蠢蠢欲動的鬼蝎王。

    “一成。”

    松鼠毫不猶豫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現在馬上就拔腿跑路呢?有多少幾率生還?”

    他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三成,這蝎子王鉆地之后比天上的飛鳥還要快,你運轉血氣全力奔跑,不要走直線,注意躲閃他的蝎尾攻擊,可能還有一線生機。”

    火印專業的分析送到他的腦中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殺了這鬼蝎王,可以得多少兩?”陳豐沉默了一下,卻突然這么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瘋啦!”火印為他的不要命感到吃驚。

    這個傻小子死了不要緊,不要連累自己一塊被困在這個小空間里面啊,雖然說自己有能力能夠在危險的時候把他傳送出鏡中世界,但要是在戰斗中瞬間就暴斃了,自己連施法引導的時間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陳豐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我剛才在那個清單上看見了,擊殺鬼蝎王,三星任務,能獲得五百兩。”

    火印心里暗罵。

    “你當真是個愣頭青?為了這五百兩連命都不要了?”

    陳豐搖搖頭:

    “反正逃跑跑不掉也是死,你給我估計的幾率就差兩成,差得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火印剛想說點什么,卻被陳豐暫時切斷了與他的聯系。

    “這個臭小子。”火印對于陳豐的魯莽有些郁悶。

    一番斟酌后,反而對接下來的戰斗釋然了許多,他吐了一口氣,然后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夾雜著粒粒紅色砂石的渾濁空氣進入他的肺部,他的氣機瘋狂運轉起來,感覺整個人都快要燃燒。

    他頓了一下,看著前面的鬼蝎王。

    “我敢和你打,是因為剛才悟那個劍訣,燎原勢后面是.......”

    他將斷劍插進面前的土地里,把剛才吸進去的一口氣吐了出來,灼熱的鼻息竟然使空氣都有些變形。

    “焚煉勢。”

    三個字輕輕吐出,他的上身衣衫開始焦黑,然后從心臟處燃燒起來。最后,焦化脆弱的布料從上身脫落,露出結實的身軀。

    他又拿起大劍,所握之處有些微微泛紅。

    他的雙眼睜開,金色明亮得發白。

    “凡脈——烈火之體,不破境。”

    他感受體內奔涌的滾燙氣息,卻沒有絲毫的不適,取而代之的是充沛感和舒適感。

    他咧開嘴。一步踏出,打破寂靜,如同驚雷炸響。

    不動如山,動如雷震!

    熾熱的氣息從鬼蝎王的面前閃過,瞬間出現在了他的頭頂,雙手將斷劍高舉過頭頂,朝著他的背部狠狠的砸去。

    鬼蝎王對眼前這少年的猛然突破有些詫異,明顯已經在同伴的吞噬中生出一些靈智。

    沒有停留太長的時間,他就開始揮動自己的尾部進行防御。

    雖然他對自己進化之后軀殼十分自信,但在這突如其來的一擊中感受到了一絲危機感。

    “砰!”黑色的斷劍擊中,揚起了滾滾煙塵,陳豐定睛一看,卻砸在了地上,雷霆一擊沒有奏效,陳豐快速將劍橫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鐺!”

    力道比之前大了十倍不止,饒是他已經進化之后的身體,都被穿透斷劍之后的后勁震得心神蕩漾。

    “畜生!”

    他罵了一句。

    原來這鬼蝎王周圍的氣場能夠使腳下紅色砂石松軟變成流體,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能夠瞬間鉆進去躲避傷害,讓自己立于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陳豐又撲上去,他必須速戰速決,他現在的打法是在燃燒自己的血氣,雖然現在力量磅礴,但是總有枯竭的一刻,一旦到那時候還沒有解決面前的鬼蝎王,就該輪到自己的死期了。

    他打發兇猛,寧愿挨上一兩下鬼蝎王力道雄渾的尾鞭,也要在后者的硬殼上留下一道劍痕,短暫來看,他目前的實力似乎和這個龐然大物不相上下,但是仔細一分析,他完全處于下風。

    這鬼蝎王是通過吞噬同伴的身體成長,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消化得越徹底,力量也越強,是一堆還在不斷增添柴火的火堆,但陳豐是把擁有的所有柴火都點燃了,燃出的火焰才跟鬼蝎王一樣大,時間越久,他的就越危險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他爆喝,一劍掃開鬼蝎王的毒刺,泛著綠芒的刺尖雖然隨著尾巴一齊后退,但是卻突然射出陰寒的毒液來,呈一條直線向陳豐的眼睛飛去。

    “呃...”陳豐心中驚懼,用左手橫在眼前,雖然護住了眼睛,但是手上的皮膚卻沒能幸免。

    這毒液的毒性太強,竟然直接腐蝕穿透了他的護體罡氣,讓他有些意料不到。

    他被這毒物陰險的一招打得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找死!!!”

    怒火中燒之間,正想揮劍,卻感覺被毒液噴中的手已經失去了知覺。

    他連忙停下來一看,毒液所沾染的地方已經變得烏黑,護體罡氣出現了極大的破損。

    又過了幾息,幾乎已經要結出霜來,并且還在向更遠的地方蔓延。

    “切斷這只手!!!”

    火印急切的聲音從他的心中傳來。

    “在現在的戰斗中自斷一臂,不是等死嗎?”

    雖然他的頭頂已經疼出了細密的汗珠,但是嘴上還是倔強。

    火印卻沒聽他的話,迅速從他的身體里出現,漂浮在他的身邊,尾巴變成一把火刀。

    “要活命!聽我的!”

    火刀抬起,正要落下,陳豐卻看見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了過來。

    那鬼蝎王可不是個傻瓜,一擊奏效,已經準備過來一刺了結陳豐的性命。

    火印正要幫陳豐斷腕,慢一秒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,又注意到陰險的鬼蝎王已經從背后襲來了,一時間竟然手忙腳亂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陳豐右手抄起落在地上的斷劍,準備越過火印朝鬼蝎王擲去,以阻礙他的攻勢,同時口中大喊:

    “切!!!”

    “轟!!!”

    危機之時,一陣神秘而遠古的波動從地平線的邊界處傳來,看似緩慢,卻一瞬間就到達了戰場處。

    陳豐感覺眼前一黑,失去了意識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一個高大的身影踏上了這片紅色的土地,周圍有各種坑洞和戰斗痕跡,前面是一只巨大的蝎子,后面有一個少年,少年的旁邊還有一只......

    “松鼠?”

    他口中喃喃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世界是這么叫的嗎?”

    他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大概不是,應該記錯了。”

    他腳下的厚重靴子可以讓他的各種路面上穩穩的行走,他的腰間掛著一個水壺——不知道是水壺還是酒壺,反正是個古樸,或者說是破舊的羊皮袋子。

    他的上身赤裸著,只圍了一個斗篷,將他的長發遮住,再將他的臉隱藏在巨大的陰影當中。

    他的皮膚上繪制著藍色的符文,晦澀而神秘,像是來自于另一個時空的咒語。

    不過此刻,他的注意卻在少年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金色的眼瞳,還有......”

    少年半躺在地上,他索性就蹲在少年的身旁仔細觀看著,像是在看一副畫。

    不過此時,周圍的一切確實都是一副畫:

    少年的右手緊握著一把黑色的斷劍,手臂上的青筋和肌肉像一條條小蛇;松鼠的尾巴是一團烈火,不過烈火的形狀卻像石頭一樣凝固在空氣中,大蝎子的尾巴彎成一個可怕的弧度朝著這少年刺來,空氣中,懸浮著靜止的紅色砂石。

    “天上的星星嗎......”他的嘴角掛起一絲微笑。

    “真少見,而且,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這么有意思的小家伙,可不能讓你這么輕易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他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過我好像還是來晚了一點,你這手啊,不能要了。”

    并沒有人會聽見他的言語,他更像是在跟自己說話。

    他伸出自己隱藏在斗篷下的右手,手肘之前都被布條緊緊的纏繞著。

    他慢條斯理的解開繃帶——反正他又不急什么,大約小半柱香的時候過后,布條終于被解開了,下面竟然是一團刺眼的藍色光芒,待光芒稍稍暗淡,才顯現出這只手的真面目來。

    手肘以下的部分,如同最純凈的藍色水晶一般,晶瑩透明,泛著微弱的光彩,里面漂浮著一些流動的藍色符文,就像他身上的符文一樣,似乎他身上的這只手本來就應該是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他活動了一下手臂,然后走到少年身邊,用右手握住了少年的左手。

    一震猛烈的波動從二人握手的地方傳來,似乎這時空都要碎裂開,片刻之后,波動停息。

    “希望這不是一件壞事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輕輕呢喃,收回手時,他的右手已經變成了血肉之軀,上面泛著黑色,還結著一些寒霜。

    不過沒有人看見,他就把這手又藏回了斗篷下。

    他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不過可以確定的是,他腰間掛的應該是一個酒壺,因為它順手把蝎子裝進了自己的羊皮袋子里。

    唐三中文網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hbdno.live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福彩3d独胆王预测专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