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說網 > 丹妖劫 > 第六十四章 修燭頂罰 南宮索玉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六十四章 修燭頂罰 南宮索玉

小說:丹妖劫作者:一抹綣藍字數:3535更新時間 : 2019-10-09 12:51:55
    為掌不尊不可理喻,縈氣呼呼地丟了南宮越澤,自顧自地想洗洗早睡了,剛要吹滅燭臺,便又覺頭皮刺痛起來,怒道:“甄延哥做什么一次次扎我。”

    “還知道管我叫哥,哥這兒快要餓死了,你不吃也好歹讓我填飽肚子啊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一時疏忽你也是要吃飯的呀,我手頭沒有怎么辦?”縈慌忙地起身,將知贏的袋子又翻了一遍,好在有些糕點,舒了口氣道:“甄延哥哥將就吃點吧,我保證以后不會忘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甄延現身連忙拿一塊塞嘴里狼吞虎咽地咬了兩口,順便把剩下的包了沿著步梯登上了二層,邊嚼著糕點邊不清不楚地說道:“既然你介意男女有別,日后除非不到萬不得已時,咱們就都分開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有史以來你說的最中聽的話,還有一點記著,化成簪子再睡,以防萬一呢。”縈嘿嘿笑了兩聲后忍不住地打了個哈欠困意上涌,不再理會他早早地歇了。

    清晨醒來,縈伸伸懶腰睜開眼皮,總覺得哪里不對:昨夜入睡太容易怎么連夢都沒做?甚少睡得這么死。

    她掀開帷幔刺目的亮光逼得她擋了眼,順著指縫望去,日頭已老高,她驚呼一聲:“不好!”

    縈以最快的身法穿戴整齊,并不忘用桃膠匆匆點了面,臨行前朝上頭低低喊了聲:“甄延哥哥,可醒著么?”

    “早隱在你發間了。”甄延打著哈欠道。

    縈伸手摸摸確定是在的,隨即狠掐了一把金簪邊角:“這都快正午了怎么也不提早叫醒我?你這也太不地道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倒想呢,可昨夜……”甄延頓了一頓欲言又止,道:“昨夜擇席,沒怎么睡著,天明入你發間之時才睡沉了,也剛給你叫醒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擇席?一個物件兒也擇席?我的怪怪,今兒可是我跟隨南宮越澤修行的第一天哪,遲到這多時辰,也不知他會怎么刁難我!”縈心煩繚亂的拾掇好自個兒后遲遲不樂意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現在奉承你都來不及,哪會討到責罰?”

    “且,你敢情不用面對他陰晴不定的臉,誰知道哪塊云彩有雨呢!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就佯裝不知,就在這兒自己打坐修煉得了,反正也沒人會印證你到底幾時起的,若有人問起來你今早怎么沒去師尊處請安討教呢?就說你在月環嵩時就這么著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玄樾后來確實免了對我的早授,此乃名正言順的好主意,還是你聰明!”縈麻溜地收拾好被褥,雙手合十屈膝盤坐用功起來。

    “瞧你這股子純真的傻勁兒,若是詡羽還在,她看到該多開心哪。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縈運功調息了片刻,肚子就開始不爭氣地“咕咕”叫個不停,這不早不晌的,私自開灶起火也不叫個事兒啊,練功是練不成了,想去尋些昨兒甄延吃剩的糕點來填補填補,可將犄角旮旯都尋了個邊也沒發現一塊兒。

    “我說你咋就不喊餓呢,原來將知贏給我打包的點心你都吃了,真叫是自私!這下我怎么辦哪?”

    這事兒做的的確不好,甄延心虛地不言語,苦了縈抓耳撓腮地想辦法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縈靈機一動,拿出碎琉璃來,比手畫腳地對著它施了一通法。

    那些碎琉璃竟自主地排列起來,不多一會兒就都緊密地結合在了一塊兒,一盞燭臺就這么地完好如初,縈滿意地用原來的袋子罩了,興奮地道:“我從來也不丟祖母的臉!”

    她抱著燭臺騰下樹屋之前,還不忘拔了發簪,往木板上不失優雅甩了一下手腕松了手:“這次就當小懲,免你一天正經飯,哼!”

    “別啊,再不敢了我的姑奶奶!”

    縈怕他厚著臉皮地自己跟上來,麻利地地掀開帷幔遁走,向著正殿方向輕車熟路地奔去。

    云伏殿負責看守的門使正盡職盡責地立得筆直,眼見一蒙面女子迎面而來,不用猜也知了是這女子的身份便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縈公主。

    門使方要對縈低頭行拜禮,她就伸出手止了,風兒似的奪門而入,忽而停下折返回來問道:“我師尊可在里頭?”門使立答:“回公主的話,在。”

    縈謹慎地想了一想又道:“除了我師尊,里頭都有些什人呢?”門使又答:“在下的師尊玉卓。”

    “哦,這個不早不晌的時辰非送食,掌嵩從還不理會云伏的大小事兒,看,殿門還緊緊關著,那你師尊是來干什么的?”?門使低了頭不言語,她那白皙的臉蛋兒卻漸漸紅了,露出一副小女兒嬌羞的神態,縈方明白過來門使誤解了她的意思,也燒了個臉通紅,幸好有面紗遮著才沒露餡兒。

    這么問人家當然要誤解了,不過腦子就說話的毛病一輩子也根除不了了,縈尷尬地干咳了幾聲,沒再緊著入殿,尋了殿外的石凳盡量離那旖旎之處遠遠地,坐了靜靜地等候。

    沒多久,玉卓便推門出了來,她一眼瞧見了縈,方才露出的笑意這會兒便澆沒了,腳底更似灌了鉛地邁開了沉重的步子。

    “玉卓師尊好。”玉卓吃醋故意設計她出丑那件事她至今還記憶猶新,不過她并不討厭她那種明著的算計,玉卓是個愛憎分明的爽快人兒點這正和她不謀而合,只是不能明說的事兒太多,成了個愛憎含糊的墨跡人兒,久違了本心哪,縈敬重的朝玉卓福了福。

    哼,若她起始就霸著南宮越澤也就算了,從一而終也算是她玉卓無話可說沒福分,也就認了,可她偏不,還是個口是心非的,若說她純潔誰信呦,天族也不見得干凈哪,玉卓是打心眼兒里瞧不上她,拉長個臉沒好氣:“哪里話,現在該我叫你師妹才是,可不敢高攀。”

    縈當然心知肚明她是因何而氣,也不想和她關系像仇家似的,賠著笑道:“不管您認不認我,也不管現在的輩分如何,您做我師尊時可算盡心盡力盡職盡責,比其他的師尊都要好,我在心里是永久承認您的。”

    縈走近一步,拉著她的手又道:“我知道我說了您也不一定相信,但我要和您說我和南宮師尊永不可能的,因為我已秉明天后娘娘我的心上人是月環的知贏上神,她老人家也已準我修煉成神后與其成婚,所以我已是待嫁之女。”

    未免玉卓還不信,縈又近了身與她貼耳密語:“不要相信外頭傳的,我更想離其他男人遠遠地。我若壞了名聲坐實了,天帝可要嚴懲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但南宮越澤應該不會輕易放棄,不過有了她這層承諾,玉卓安了不少心,也就看她不那么火大,騰下大殿去平靜地吩咐事兒了。

    玉卓走了,殿中就只剩南宮越澤一人,縈加緊了步子,欲速戰速決,速進速回。

    縈想的挺好,未料不待她推門,門自個兒就開了,其中還冷不防地冒出一個人兒來,拉著她的手就要奔空中去。

    “掌嵩,晚輩要給還你東西呢,喏,之前的那個碎琉璃燭臺,我今兒大早就忙這個了,現已修復完好如初。”縈狠命掙開了他的手,并第一時間內將蓋著燭臺的罩子掀了。

    日光下的琉璃璀璨亮眼,可不是愉快的那種,是奪了目般的刺痛,南宮越澤這次一聲不吭,干瞅著她都要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修的不好嗎?弟,弟子可是很認真很賣力的。”一個正常掌嵩該有的反應他怎么沒有呢,瞧這臉不瘟不火的,他怎么這么不好相處!縈賠笑道:“嗯,這燭臺原是在哪處?弟子這就先幫您放回去?”她今兒算是栽在玉卓他們兩口子手上了,一個外場一個內斂,一個勤快一個懶散,怪互補的嘛。

    “這既是你打心里愿的,就依你吧。”

    南宮越澤接過燭臺頭前帶路,縈懷揣著小心思在后頭跟著,七拐八扭地來到了融丹閣中。

    閣中丹爐是滅的,因著現今的仙家不會煉丹術也就任它一直閑置著,不用慢慢地弟子們就都疏于了打掃,使得爐上乃至個內陳設都積了厚厚的灰塵。

    到處都臟臟的,當燭臺被放在原處掀了罩子時,更襯得其他物件兒更臟了。

    “瞧吧,因著一個完好的燭臺,這里都要仔仔細細地打掃修繕一番呢。”南宮越澤意味深長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瞧著掌嵩的意思,是埋怨我修好了不成?”縈不高興道:“天后免了云伏褻瀆御賜之物的罪責,我想您也知道道此罪可大可小,往大了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往大了說誅九族扔下泯靈臺,往小了說拔了始作俑者的仙根墜畜生道。”南宮越澤直視著她的眼睛云淡風輕地動著嘴:“方才是說著玩兒的,沒想到惹你生了氣。此處不潔是我這個做掌嵩的疏忽,回頭我叫他們收拾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安置好了燭臺,南宮越澤走在前,縈遠遠地跟在了后頭,他突然回身站住,她也立馬停了,腦袋不自然地垂了一副小心謹慎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們之間的關系是這么的生疏,南宮越澤嘆了口氣道:“前陣子我新得了一件心儀的神器——誅靈劍,昨晚我去你那時,看見你正擺弄一塊石頭,很漂亮,聽聞你手巧女紅了得,能否將那塊石頭割愛為我做個劍墜兒呢?”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hbdno.live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福彩3d独胆王预测专家